CN — LARRY ROMANOFF — 20世纪30年代,犹太人很忙

20世纪30年代,犹太人很忙

By Larry Romanoff, February 04, 2023

拉里·罗曼诺夫,2023年2月4日

翻译者。珍珠

CHINESE  ENGLISH  FRENCH  PORTUGUESE   ROMANIAN

 

这篇文章是一个连接点的练习,将明显不同的事件以某种有意义的方式连接在一起,试图让读者有机会将世界事件置于上下文中,并从这些明显不同的元素中呈现出一幅完整的连贯画面。本文内容如下:

 

(1) 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

(2) 美国国内黄金缉获量

(3) 1934年《白银购买法》

(4) 花旗银行中国黄金大劫案

(5) 全球黄金抢劫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6) 1933年犹太战争宣言与德国经济抵制

(7) 1933年美国犹太法西斯政变未遂

(8) 中国的接管

(9)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德国的准备

 

(1) 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

Ben Strong and Montagu Norman — Source

本·斯特朗和蒙塔古·诺曼——来源

 

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私有制的一个更糟糕的优势是犹太人完全控制了这些经济,这已经不是秘密了。由于他们控制着货币供应量和利率,他们很容易就有能力在每个周期内刺激经济并获得巨大利润。他们每次都以同样的方式行事——将利率降至零或接近零,同时大幅膨胀货币供应量,扩大几乎无限的信贷,从而在债务、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等方面产生巨大泡沫然后,他们在提高利率的同时,严重收缩货币供应量和所有信贷,因此,成千上万的银行、企业和家庭破产,当街头血流成河时,他们以一美元一美分的价格购买各种资产。过去200年或更长时间里,这些犹太银行家故意将所有此类衰退强加给西方经济体,这也不是秘密。1929年的崩溃和由此产生的1930年代大萧条只是其中之一。这在1929年之前已经做了很多次,此后也做了很多。

 

 20世纪30年代初,伦敦市的哈扎尔犹太人刚刚引发了人们记忆中最痛苦的经济衰退。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旗下的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行长蒙塔古·诺曼(Montagu Norman)与罗斯柴尔德旗下的美联储(FED)和美国银行家协会(US Bankers Association)举行了会议,此后不久,整个世界经济崩溃。《联邦储备法的合著者、参议员罗伯特·欧文在国会委员会作证时表示他所拥有的银行收到了国家银行家协会的通知,通知中写道:“你将立即收回三分之一的流通量,收回一半的贷款。“这就是罗斯柴尔德和这些犹太央行行长造成衰退的原因国家货币供应量立即减少35%或更多,信贷总额减少50%不可避免的结果是成千上万的公司和银行破产,股票市场价值和各种类型的公司资产大幅下跌,而这些资产现在可以以一美元一美分的价格购买。我在之前的一篇题为《让我们经历一场金融危机:首先,我们需要一个中央银行》的文章中讨论了犹太人拥有的央银行的影响,包括人为造成的衰退。[1] 我在之前的另一篇文章《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第(8)部分《衰退与萧条》中也简要介绍了这一点。[2]

 

 大萧条不仅需要在执行前进行大量的事先规划,而且衰退期间的活动也令人望而生畏。一位消息人士称,20世纪30年代,1100家美国银行倒闭,而其他消息人士则称“数千家”银行倒闭。我没有研究过这些数字,但即使是较小的数字,也有大量的银行需要为收购做准备,这无疑是造成大萧条的原因之一。但一个人不能让其他人先到,然后挑选有吸引力的资产,这意味着要有很多人在地上,他们都是精通银行、金融和法律的人。我无法可靠地确认被收购、被盗、合并、吞并或吸收的银行数量,但这一定是以某种形式占总数的很大一部分。银行不会因为其流动现金被提取而变得一文不值,许多银行(如果不是大多数的话)本可以再次盈利。罗斯柴尔德和他在伦敦市的哈扎尔朋友当然可以接触到美联储持有的所有银行信息,也可以通过美国银行家协会接触到类似的信息和数据,因此,他们可以接触到有关每家银行状况的大量机密信息。然而,购买所有失败银行的精华并不是我们与三四个人一起做的事情。即使考虑到摩根大通和其他犹太银行一样是当地的、绝对罗斯柴尔德银行的代理人,计划和执行也会涉及相当多的“代理人”。

 

 但在这段时间里,陷入困境的不仅仅是银行。随着大萧条的持续,大多数公司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经济困境,而那些生产弹性高的商品(不必要的或奢侈品或服务,其销售额随经济状况波动很大)的公司则经历了最高的困境,成为廉价收购的理想目标。例如,可口可乐的销售额在这段时间内暴跌,但该公司奇迹般地幸存下来,甚至吸收了竞争对手。当时,伦敦金融城的一名代理人完全有可能购买了该公司的控股权,而且,通常情况下,当收购完成后,“非犹太人阵线”仍然存在,公众从未意识到所有权的实际变化。今天,许多公司都以这种方式存在,最终实益所有权完全被各种信托、离岸编号公司、避税天堂、投资基金和许多其他机制的存在所掩盖。

 

 这类公司中有一家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那就是通用汽车。在大萧条之前的十年里,通用汽车损失了巨额资金,仅一年就损失了6500万美元,之后几年还损失了其他大笔资金。从1927年到1933年,通用汽车的主要品牌雪佛兰和别克的销量分别下降了50%和80%。毫无疑问,通用汽车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并在20世纪30年代末前迅速走向破产。但突然间,通用汽车以复仇的姿态复活了,几乎重塑了北美的社会和交通格局。通用汽车突然启动了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型计划,旨在摧毁美国所有公共交通工具收购并报废近1000条美国铁路的机车车辆。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美国人与汽车:资本主义与宣传[3]中详细介绍了这个故事,其中包含了很多我们在这里没有空间的细节。

 

 但这怎么会发生呢?你知道购买1000条铁路中的所有电力机车和所有电动电车需要多少钱吗?而且这笔巨大的开支不像建造一个新工厂,一年内就可以产生高额利润,因为这些采购都没有完成。所有的机车车辆都被彻底报废了,钱也永远失去了。但通用汽车基本上已经破产,那么这笔钱从何而来,不仅可以继续生产,而且可以在未来几年内从事这项没有收入或利润的奢侈事业?所需的资金将是巨大的、非同寻常的,在大萧条期间,美国没有人拥有这种宽松的现金,当然也不会简单地扔掉。如此规模的资金的唯一来源是伦敦金融城的犹太银行家。从那时起,通用汽车基本上就是一个犯罪组织,专注于金钱而非汽车,有时贪婪程度近乎疯狂,表现出哈扎尔/黑手党有组织犯罪的所有典型迹象,包括欺凌、勒索、欺诈、故意降低质量,以及对客户生命的惊人蔑视。我没有书面证据表明,这些犹太银行家在此时接管了通用汽车的所有权,但所有迹象都指向这个方向,所有事实都完全符合这一情况,特别是就通用汽车由此产生的性格和商业态度而言。

 

 但在这里,我只列举了数千家公司中的两家——银行、制药公司、食品和服装制造商、连锁酒店、铁路、轮船公司、新兴航空公司、汽车和工业公司。在十年经济衰退结束时,这些公司中的很多都会陷入困境,可以以低价收购,而很多公司肯定是这样。我们不要忘记,大萧条影响了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因此很多地方都存在机会。想想执行这一计划所需的后勤规划和组织,以及必要的“代理人”的种类和数量,不仅是为了制造经济衰退,而且是为了在街头血流成河时发生所有抢劫。

 

 本文接下来的四个部分,编号为(25),将在这里进行简短的检查。我在之前的一篇题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文章中更详细地讨论了这些问题[4],在一本题为“美国如何变得富有”的电子书的第5部分中更广泛地介绍了这些问题[5]。您可以访问这些源以获取更多信息和参考。以下是四个部分:

 

(2) 美国黄金缉获量

(3) 1934年《白银购买法》

(4) 花旗银行的黄金大劫案

(5) 国际黄金缉获量

 

(2) 美联储国内黄金缉获量

FDR signs gold bill, executive order 6102, forbidding the hoarding of gold coins, gold bullion, and gold certificates with the US

1934年1月30日。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签署了黄金储备法案。©Bettman/CORBIS——来源

 

 在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旗下的美联储(FED)成立后的最初几年,美国货币仍采用金本位制;美联储只有至少有40%的资金是黄金,才能发行新货币。但是,正如犹太银行家在每个国家所做的那样,他们发行的纸币远远超出了允许的限额。到1933年,美联储的金库里只有大约6000公吨黄金,比发行的纸币少了大约50000公吨。公众普遍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由于担心美国纸币变得一文不值,他们开始消费纸币,囤积金币和金条,而小型银行和公司则在囤积金条。在他们的压力下,罗斯福通过了著名的1602年条款,该条款没收了美国所有私人持有的黄金(各种形式;硬币、金条、金条),所有公民被迫将黄金交给美联储,处以10000美元罚款和10年监禁。请注意,这些黄金并没有交给美国财政部,而是交给了私人拥有的美联储。这些黄金被兑换成纸币,这意味着美联储的所有者利用美国政府的权力没收了美国所有私人持有的黄金,只需支付印刷纸张的费用。此后,美元大幅贬值。

 

 这是历史上最令人震惊的盗窃之一,是美国总统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的。在人们记忆中最痛苦的萧条时期,罗斯福没收了该国所有私人持有的黄金,并将其交给了美联储的犹太业主。

 

(3) 1934年美国白银购买法案

1934 $10 Silver Certificate VF — Source

1934年10美元白银证书VF——来源

 

 犹太银行家们在第二年再次犯下了这一叛国罪,罗斯福推动实施另一项行政法案,以同样的基础没收美国所有私人持有的白银(各种形式的硬币、棒材、金条),剥夺公民的真实资产,并用纸张代替,这些白银资产也免费提供给美联储。在大萧条时期,当大多数美国人都在挣扎求生,避免饥饿和破产时,这一行动也将数十亿稀缺的政府资金抽走。

 

 但这一行为分为两部分。1934年,在美国,第一部分是策划以当时的市场价格强制出售美国所有私人持有的白银,以迅速贬值的纸张取代。第二部分,从1934年一直延伸到1939年,对当时的人来说,这一定是非常奇怪的,它指示美国财政部“从外国”购买白银,价格大约是当时白银市场价格的三倍。给出的唯一理由(显然是错误的)是保护美国白银生产商。然而,潜在的原因很快变得显而易见。

 

 我应该在这里插入一段历史笔记。中国遭受了100多年来犹太人,主要是罗斯柴尔德、沙逊和嘉道理,以及许多其他犹太人对他们的鸦片迫害。在同一时期,这些犹太人(和他们的朋友)对中国造成的绑架和贩卖奴隶也给中国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罗斯柴尔德绑架了大约7万名中国人,这些人被作为奴隶劳工送往南非和其他国家开采他的金矿,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更不用说为(犹太人资助的)美国和加拿大铁路、巴拿马运河和铁路、秘鲁的瓜诺矿开采以及其他许多此类企业提供劳动力。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才结束了这一切,最终让中国人从外国压迫中获得了一些自由,并有机会考虑重建自己的国家。但犹太人对失去他们的奖品非常不高兴,并决心掠夺中国剩余的财富。

 

 到那时为止,数百年来,中国的货币一直采用银本位制,这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完全由贵金属支撑的货币,并负责建立稳定的经济基础,使中国能够完全摆脱正在肆虐世界其他地区的大萧条。很快就很清楚,美国人不是像美国立法所建议的那样在公开市场上从“外国”购买白银,而是通过犹太裔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等罗斯柴尔德银行代理人在中国购买,因为他们不受中国出口法规的约束。当然,美国的白银政策对这一具有数百年历史的稳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这些美国特工为中国公民提供了三倍于市场价格的白银,自然导致大量白银流入这些银行,并从那里通过美国军用船只运往美国。

 

 在中国购买这些白银的融资是一件令人好奇的事,因为这完全是用假币完成的。美国财政部和犹太人所有的美国银行都不能用美元从中国公民手中购买白银,因为美元并不常用,中国公民肯定不会接受美元作为白银的付款。当时唯一的资金来源(以人民币计)将是在中国运营的犹太银行。这些银行只有在持有黄金或白银作为全额支持的情况下才允许发行中国货币,但犹太银行却肆意违反了这一原则,仅花旗银行就发行了数十亿元人民币,根本没有贵金属支持。我相信其他犹太银行也在以类似的方式运作。因此,犹太人进入中国的确切目的是彻底破产经济,摧毁国家,为此,他们印制了数十亿美元的假币,并向中国公民支付了三倍于市场价格的白银。他们非常成功,以至于在一些主要领域,中国货币的白银支持率从几乎100%下降到仅4%左右。当然,中国的货币被摧毁,经济崩溃,国家陷入了大萧条的深渊,直到那时,中国才完全摆脱了大萧条。这些犹太银行家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的其他所有者,以印刷毫无价值的小纸片的微薄成本,从中国吸走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白银,当然,这是在美国政府和军方的善意协助下完成的。这一计划的次要部分是一个蓄意的计划,将中国推入一场严重的恶性通货膨胀,就像几年前犹太银行家对德国所做的那样。我将在下面对此进行更详细的讨论。

 

 你可能会想,为什么美联储的犹太银行家们没有以同样的方式购买中国的所有黄金。事实上,他们同时也做到了这一点,甚至没有印刷假币的不便。见下文花旗银行。

 

(4) 花旗银行中国黄金大劫案

 

 中国人一直在囤积黄金,当花旗银行在破产边缘进入中国,需要一个聪明的方法来重建其资产基础时,他们就这样做了。花旗银行发现了这一点。该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宣传将金条放在床下的袜子里的不安全性,并设法说服至少1亿中国人将黄金存放在花旗银行的保险库中,在那里黄金是安全的,用真金换成声称是“黄金证书”的小纸片。花旗和其他犹太银行几十年来一直这样做,但这种做法在20世纪30年代爆发。在战争阴云密布的十年即将结束之际,花旗集团向数十艘美国军舰装载了中国的黄金,然后干脆关门走人。当然,这些黄金将全部交给罗斯柴尔德的美联储,以换取纸张。今天的人们仍在努力从花旗银行追回他们的黄金。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这一点,您可能需要阅读。[6] 这个故事还有很多,因为花旗银行和其他犹太银行在至少十几个国家上演了同样的把戏。如果它在一个地方起作用,那么它应该在任何地方都起作用。花旗(国际银行公司)在中国注册的同时,还在马尼拉、加尔各答、新加坡、横滨、巴西、阿根廷和其他国家开设了银行业务。犹太银行家和花旗银行从所有这些国家的公民身上盗取的黄金数量必须达到数百亿美元,显然所有这些都是根据全世界使用的标准模板进行的。

 

(5) 全球黄金抢劫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保管人(约5620公吨)

 正如我在之前一篇关于《世界首富》的文章中所指出的,这是世界历史上犯下的最令人震惊的欺诈之一,似乎已经从我们所有的历史书中删除,以至于我怀疑每百万人中就有一人知道这件事。就像所有好的欺诈一样,很简单:从1932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美国政府和犹太媒体大肆向全世界宣扬,日本或德国将侵略每个国家,并不可避免地洗劫其所有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提供的解决方案是让世界各国的所有银行将其全部黄金储备交给美联储保管,直到战争结束。他们做到了。每天,《纽约时报》都忠实地记录了从这些国家运往美国的数百万美元金块。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称,1938年,七艘满载12.5万公吨中国黄金的美国海军驱逐舰驶向美国,这是众多此类驱逐舰中的一艘这些转移来自朋友和敌人,加拿大和西方国家屈从于同样的宣传。这些“存款”由美国财政部签发的黄金证书证明,尽管这些黄金实际上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然而,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可信的例子表明这些黄金曾经归还给其所有者。在每一种情况下,美联储都表示,所提供的证书要么是伪造的,有明显的拼写和其他错误,要么就是他们根本无法用这些序列号“确认证书的签发”,并拒绝赎回。

 

 但随后发生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事件。一架中央情报局的飞机在菲律宾丛林中被发现坠毁,里面有数万亿美元的这些相同的证书,而且显然是原件而不是伪造的。在这一发现之后,伴随着随之而来的宣传,以及这些证书的大量和确定的赎回要求的浮出水面,美联储惊慌失措,导致了真正奇怪的事情:美联储突然决定重新熔化并重铸其全部黄金,以达到“宁愿所有金锭都保持相同的形状的既定目的。没有人给出解释,但实际上没有必要。冶炼数十万吨黄金是一项巨大的任务,复杂且昂贵,而且绝不会因为改变金属棒形状这样愚蠢的原因而进行。无论美联储声明的目的是什么,其主要结果是重新熔化的黄金不再包含其原始标记,这意味着不再有任何方法来确定黄金的原始来源。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证明美联储持有的黄金是从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偷来的黄金。我在上述参考文献[4]中简要介绍了这一点,并在上述参考电子书[5]中进行了广泛介绍。我敦促你阅读更长的版本。这是一个迷人的故事。简单地说,犹太银行家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保管”了大部分金块,并没有归还的意图。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中国央行的黄金股。当蒋介石在中国内战中失利并逃往台湾时,他最后的行动是从中国大陆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掠夺所有黄金,并将这些黄金带到台湾——在美国的保护下。为了进一步保护他们,美国说服蒋介石让他们把黄金带到美国“保管”,以防中国袭击台湾并偷走“他的”黄金。这些金块从未归还。事实上,在她丈夫去世很久之后,直到她去世的那天,蒋夫人一直在为归还“她的”黄金而与美国政府和美联储进行争论、斗争、乞求和起诉。她失败了,这件事不了了之。今天的台湾对此一无所知。

 

(6) 1933年犹太战争宣言与德国经济抵制

Did the jewish people declare war against Germany? : r/AskHistorians

Source

来源

 

 简而言之,希特勒杀害了罗斯柴尔德的私人德国中央银行,并将所有犹太人踢出了德国银行系统和政府,将他们赶出了大多数可能继续危害德国经济的地方。作为报复,国际犹太人发起了一项旨在扼杀德国经济并饿死大部分德国人口的全球经济禁运,因为德国生产的粮食只能养活大约70%的人口,而且,如果实行禁运,该国(希望)的外汇收入将远远不足以购买必要的粮食。

 

 当时,许多大型和小型零售商(在许多国家)都是犹太人,大多数大型批发商和大多数大型进口商以及大多数船舶或航运公司都是犹太人所有。计划是,任何类型的犹太公司(或任何犹太人可以行使银行或其他杠杆的非犹太人公司)都不会经营任何类型的德国商品。此外,犹太人和犹太人拥有的银行将拒绝为德国货物运输的任何部分提供资金,犹太保险公司将拒绝为货物或运载货物的船只投保。经纪人将拒绝交易德国公司的股票。此外,当时大量的运力都归犹太人所有,任何一艘犹太人的船都不会运载德国货物。在犹太人没有拥有或控制这些公司的地方,他们会在银行和金融、广告、交通等方面施加很大的杠杆和压力,实际上迫使非犹太人公司服从他们的意愿,就像他们今天在“制裁”和其他压力下所做的那样。禁运将在全球范围内全面实施。许多广告都是犹太人在媒体出版物上发布的,无论是不是犹太人所有的,都恳求每个国家的所有公民彻底抵制所有德国商品。我不会在这里提供更多细节。您可以在此处访问的前一篇文章中详细介绍了此主题。[7]

(7) The Attempted 1933 Jewish Fascist Coup in America

(7) 1933年美国犹太法西斯政变未遂

Holocaust | Doc's Books

President Franklin D. Roosevelt, and Secretary of the Treasury Henry Morgenthau, Jr.

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和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

 

 伦敦市的哈扎尔犹太人,通过一群美国金融家(包括乔治·H·W·布什的父亲普雷斯科特·布什),于1934年试图推翻美国政府,建立法西斯独裁政权,但失败了。史沫特利·巴特勒(Smedley Butler)将军[8]是美国一位勋章累累、备受敬仰的战争英雄,尤其受到当时所有士兵的尊敬,而这正是阴谋者选择的领导新法西斯政府的人。在世界历史上所有被深埋的部分中,这一事件已经被媒体、图书和杂志出版商、图书馆,甚至教育机构彻底净化,以至于可能没有任何人将这些信息保存在他可访问的记忆中。然而,国会图书馆一位默默无闻的文员无意中发现了一份国会听证会的原件,并莫名其妙地将其发送出去出版。为了再次埋葬它,人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仍然很少有人知道,但至少现在公众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之前发表过一篇关于这个事件的文章,可以在这里访问。[9]

 

 阴谋集团向巴特勒提供300万美元,以组建一支50万人的军队推翻罗斯福政府,之后他们将建立一个以巴特勒为象征的法西斯独裁政权。罗斯福将被迫辞去总统职务,并将任命巴特勒为新内阁成员-​他被塑造为“总务部长”,让他统治国家,而罗斯福仍然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领袖。副总统和国务卿将辞职,而巴特勒则担任国务卿一职。来自不同个人的私人证词包含在不同的文件中,声称如果罗斯福拒绝同意该计划,他就会被杀。密谋者告诉巴特勒,他们手头有3亿美元的现金,如果有必要的话,还有8亿美元。这笔钱将用于支付巴特勒的临时军队费用,同时也用于雷明顿武器公司,他们渴望提供所需的武器。不幸的是,对于银行家们来说,巴特勒更加忠诚而不是贪婪,他将计划告知了罗斯福,然后向国会宣誓提供了完整的证词。

 

 这里有一个关于所涉及资金数量的说明。在许多情况下,通过简单地应用一段时间内的现行贬值率,将一种货币的当前价值与前一日期的价值进行比较没有任何用处,因为其他比较更加有效和有意义。考虑一下提供给巴特勒的300万美元来领导这个计划。统计表告诉我们,1934年的美元今天可能值22美元,但要记住,在20世纪30年代初,一个普通工人的平均年薪仅略高于1000美元。这意味着,作为贿赂,向巴特勒提供的300万美元“预付款”实际上相当于普通人2500至3000年的工资。你可以从类似的角度考虑3亿美元和8亿美元。

 

 美国国会进行了一项官方调查——麦科马克-迪克斯坦委员会(McCormack Dickstein Committee)[10][11],证实了巴特勒告诉他们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只发表了一份经过仔细消毒的报告,证实了这一事件,但删除了策划者的名字,然后压制了整个事件。犹太人控制的媒体无视这个故事,只是公开嘲笑巴特勒试图恶作剧,然后坚决让这件事了结。你可以在这里查阅两个版本的原始国会文件。[11][12]英国广播公司对此进行了调查,并制作了一个相当不温不火的纪录片节目。[13]

 

最后的报告称到了传唤他们作证的时候,调查神秘地变成了蒸汽”,巴特勒本人也斥责美国国会的懦弱,称:,“像大多数委员会一样,它屠杀了小人物,让大人物逃脱。大人物甚至没有被传唤作证。他们都在证词中被提及。为什么所有提到这些名字的人都被排除在证词之外?”但这里还有其他一些非常引人关注的事情其中一份支持巴特勒主张的文件称,“阴谋者要么(1)留在国外,超出了委员会的控制范围,要么(2)在委员会面前断然否认巴特勒的主张,要么(3)只是声称自己无知,无法解释大量金钱。”,但从他的国会证词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场运动起源于欧洲,在1934年大萧条期间,还有谁拥有这样的资金?

 

中国的接管

T. V. Soong Chiang KaiShek goes to Germany An Axis China Timeline Page 18

T.V. Soong with his sister, Mme Chiang Kai Shek. Source

宋子文和他的妹妹蒋介石夫人. Source

 

 犹太人无法像他们在俄罗斯那样成功地将毛泽东转变为野蛮共产主义的精神变态版本,因此他们抛弃了毛泽东,投靠了蒋介石。他们资助蒋介石并帮助他掌权,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一个无知的傀儡,通过这个傀儡他们可以接管整个中国。在叛徒宋楚瑜的热心协助下,他们几乎做到了这一点。通过蒋和宋楚瑜,他们接管了中国的中央银行和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并让蒋为其军事接管提供全部信贷支持,迫使商业银行购买大量政府债券,这些债券根本不可能被支付或赎回。事实上,他们印了这么多钱,让中国几乎陷入了大规模恶性通货膨胀的境地,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大举进入中国,用几便士的价格购买几乎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几年前,他们给德国造成同样的灾难。犹太人决心不仅要(通过他们的傀儡蒋)绝对控制整个中国,而且要掠夺整个国家,彻底摧毁和瓦解中国的经济,最终拥有和控制所有的经济他们几乎成功了。他们只是没有指望毛背后的大量公众支持,也没有指望毛会赢得内战并将蒋介石赶出国门。

 

 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犹太人声称“中国政府中有无数犹太人”,他们对中国发展的影响,以及犹太人对“新中国的创建”的“巨大贡献”的来源。作为证明,我们看到了今天所有的照片(都是犹太人准备的),声称是犹太人为中国领导人提供建议。但这些历史修正主义者忽略了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战后,毛泽东将每一个孤独的最后一个犹太人踢出了中国,并在离开时没收了他们所有的不义之财。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对犹太人为“新中国的建立”所做的“贡献”深表赞赏的人。犹太历史网站告诉我们,犹太人在战后“迅速离开中国”,但没有说明他们离开的原因或情况。的确,战后有一些犹太装模作样的人返回中国,但当他们的议程完全暴露后,他们也被驱逐出境。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准备

 

 此外,在20世纪30年代,伦敦市的犹太人已经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做了广泛的准备,部分目的是为了实现德国的最终毁灭以及德国种族的逐渐分散。塔维斯托克研究所的前身是一场真正的反德宣传洪流,我们称之为“暴行色情”的典型虚假和离谱的故事,所有这些都构成了对德国的巨大“仇恨运动”,其方式与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方式相同。

 

 我在一本名为《伯纳斯与宣传》[14]的电子书第2章中详细介绍了后一个主题,如果你对此不熟悉,这本书将唤醒你对这个你可能不知道的世界的一部分。我真诚地敦促你阅读本章。如果没有这样的背景,你就无法正确理解今天与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发生的事件。你不能。这对我们今天的世界事务极为重要,我敦促你们将这一阅读视为强制性的。

 

 一位读者就好莱坞电影在这场战争中的使用发表了评论,称:,“现在人们基本上忘记了这一点,但在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到中期,有多部电影在英语圈国家上映,每一部都告诉我们(制约我们?)到1940年这一特定年份将发生一场世界大战,这通常表明德国将是一个突出的对手。我一下子就知道其中三个,尽管几乎可以肯定还有其他的。“他列出了这三个:[15][16][17]

 

连接圆点

 

所有这些事件是如何联系起来的?他们之所以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伦敦市的哈扎尔犹太人同时处决了他们。他们刚刚挑起了人类记忆中最痛苦的萧条,并计划随后吞并世界银行和工业企业,同时执行了之前的计划,没收美国私人手中的所有黄金和白银,他们的银行大量窃取外国私人手中的所有黄金,将黄金作为“安全存款”,以换取他们从未打算赎回的证书。与此同时,他们还与美国财政部合作,窃取中国私人手中的所有白银,以换取假币。与此同时,他们正忙于与美国财政部、国务院和军方合作,窃取世界各国央行和商业银行持有的所有黄金,再次换取他们从未打算赎回的“证书”。与此同时,他们执行了经济抵制计划,意图在没收德国海外资产的同时,将德国“勒死”。与此同时,他们还计划推翻美国政府,建立一个完全由犹太人控制的法西斯独裁政权。与此同时,他们又一次完成了对中国的最终接管,巩固了对蒋介石以及中国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的所有权,同时试图让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恶性通货膨胀,从而允许大规模掠夺该国的全部工业资产。与此同时,犹太人在他们顺从的媒体的帮助下,几乎每天都在敲响战鼓,开始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做准备。

我认为我们可以公平地说,在20世纪30年代,伦敦市的犹太人确实非常忙碌。

 

考虑执行所需的规划、后勤和控制

 

收购所有失败的银行和工业公司的精华不是我们三四个人能做的事。在许多国家,规划和执行将涉及相当多的“代理人”在景观中寻找合适的目标。

 

同样,在美国没收所有私人持有的黄金和白银,并不是在随意交谈中计划的。该计划经过深思熟虑,政府和美联储都发布了广告,并得到了犹太媒体的全力支持。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在伦敦市策划的,只有在准备好执行时才提交给罗斯福。想一想,一定是幕后发生了阴谋,才促成了这样的计划。罗斯福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必须知道他在通过这项法案的过程中做了什么,以及这项法案对本已贫困的美国公民的影响。然而,他做到了,甚至连法院都裁定该法案违宪。犹太人对罗斯福有多大的权力才能迫使他对自己的人民做出这样的叛国行为?即使在那时,他们对当选议员有多大的影响力,才能让国会乖乖地坐下来,毫无怨言地接受这场闹剧?即使如此,对大众媒体的控制有多大,才能为这样的冒险创造公众支持?这些都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而不是需要回避的问题。

 

 再加上中国所有白银的同时和非常有计划的开采,该国货币的崩溃和经济的蓄意破坏,所有这些都是假币造成的。还可以想想,协调所有犹太人拥有的“私人”银行所需的阴谋和计划,以启动一个本质上是世界性的计划,窃取私人手中所有可能的黄金,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上所有的二三线国家。这也不是一个国家的一家银行随意或独立的努力,而是许多国家的许多犹太人拥有的银行——所有这些都是在同一时间使用伪造的当地货币进行的。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一个大规模实施的广泛犯罪计划。

 

 在这一等式中再加上一个明显的计划和巧妙执行的计划,即从全世界的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窃取所有可能的金块,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以及与美国政府、白宫、大使馆和美国军队的各个分支机构的密切合作,以及犹太人拥有的媒体引发的铺天盖地的挑衅。这不是那种在咖啡店信封背面计划的冒险。

 

 再加上在全球范围内发起抵制德国所需的紧张计划和协调,以及在短短几个月内发起这一行动所必需的狂热活动。想想全世界所有支持它的犹太媒体的协调,以及在全世界数百个城市组织大规模集会和示威所需的努力,通常有40000至100000人参加。

 

 然后,同时考虑一下法西斯政变未遂中的精心策划,这是一个让这些犹太人在法西斯独裁统治下控制美国政府的惊人大胆的计划,尽管(一如既往)使用了“非犹太人阵线”,但很少有美国人真正意识到他们新主人的种族身份。此外,这部分还包括中国政府和经济的同时全面接管,以及应对恶性通货膨胀和随后对国家的掠夺的相应计划。

 

 考虑一下为了控制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所必须的计划和资金的数量,以及他们所达到的控制程度,不仅购买和拥有蒋,而且还有像宋楚瑜这样能干的卖国买办协助他们掠夺和摧毁自己的国家。这也不是那种在咖啡店信封背面做的计划;要完成这样一件事,需要多年的规划、多次的接触和个人的转变,以及大量的积极、实际的管理。即使是对银行系统和经济的掠夺,也需要事先的思考和规划,更不用说内战的融资和执行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项目,在许多能干的犹太中尉手中,已经取得了如此大的进展。这是在从当时支持货币的国家提取所有白银的同时进行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项目,需要犹太人和像宋楚瑜这样的内部叛徒的大量积极参与。

 

 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同样的犹太人也在忙着敲定二战的计划。

 

 想想让这些单独的计划实现所需的所有规划,必要的后勤保障,国际犹太人和各国媒体之间的合作。想想这些人对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和实际上的绝对控制,即使是在20世纪30年代,他们不仅迫使美国政府实施了此类暴行,而且还获得了美国似乎愿意参与这些在国际范围内广泛盗窃的犯罪心理变态计划。

 

 同时计划和执行所有这些计划需要多少人,他们的能力和能力水平如何?事实上,可能在所有领域和所有级别都有数万人,以使所有这些事情发生。但是,当我们考虑到这些犯罪活动的巨大性及其广泛的影响时,几乎全世界的犹太人,即当时的1500万人或更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即不仅掠夺世界上所有的国家,而且征服和控制他们,所有犹太人都阅读同一个经批准的剧本,所有人都愿意为这些计划的成功做出贡献。

 后记

 

 这与当今世界发生的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情况在实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也与最近在南斯拉夫、希腊、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地发生的情况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这些都反映了相同的态度、相同的野心和相同的精神病态犯罪意图。

 

而且,如果我们更仔细地审视过去,忽略虚假、改写或删除的历史,那么需要我们关注的一个时期将是大约1800年至1900年,当时罗斯柴尔德和沙逊正处于鼎盛时期,策划了对印度和中国的全面掠夺和几乎完全摧毁,同时从事世界历史上最大的贩毒犯罪活动。这也是布尔战争、菲律宾殖民、北美铁路的犹太人融资、巴拿马运河和铁路的融资等等的时代,所有这些都伴随着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奴隶被绑架到所有这些矿场工作,为这些企业提供所有免费的奴隶劳动力的惊人水平。这个时代包含了几乎难以想象的处决和计划中的饥荒造成的人类屠杀,仅印度一国就轻易记录了超过1亿人的死亡,一些人估计这一数字翻了一番。这些犹太人同时在中国对太平军发动了报复,导致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战争,据记载有7000万至9000万人死亡,只是为了保护罗斯柴尔德和沙逊的毒品利润。这段时间包含了更多,太多,无法在这里列出。

 

布尔战争是一个英国故事,但手稿完全是犹太人的笔迹。同样,两次世界大战、英国和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对印度的不合理掠夺、饥荒和屠杀,以及中国的鸦片世纪及其大规模屠杀、苦难和贩卖奴隶的暴行,都是“英国故事”,但这些故事的手稿也完全是犹太人的笔迹。同样,今天南斯拉夫、希腊、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故事都是“美国故事”,但这些故事也完全是用犹太人的笔迹写的。

 

 是的,在20世纪30年代,伦敦市的哈扎尔犹太人确实非常忙碌,但这不是他们唯一一次忙碌,也不是唯一一次执行类似计划并取得类似结果的时候。而且这个过程绝不是减速,更不用说停止了。但只有当我们充分了解他们的历史和他们过去的功绩时,我们才有了一个框架,可以将其他时间段的事件放在其中,并准确地看到整个画面。

*

 

罗曼诺夫的作品已被翻译成32种语言,他的文章发表在30多个国家的150多个外语新闻和政治网站上,以及100多个英语平台上。拉里·罗曼诺夫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顾问和商人。他曾在国际咨询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并拥有国际进出口业务。他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客座教授,向EMBA高级班讲授国际事务的案例研究。罗曼诺夫先生住在上海,目前正在撰写一系列与中国和西方有关的十本书。他是辛西娅·麦金尼(Cynthia McKinney)新文集《当中国打喷嚏》(When China Sneezes)的撰稿人之一。第二章——对付恶魔

 

他的完整文章库可以在以下找到: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 + https://www.moonofshanghai.com/

 

他的联系方式:

2186604556@qq.com

*

NOTES

注释

[1] Let’s Have a Financial Crisis: First, We Need a Central Bank

[1] 让我们经历一场金融危机:首先,我们需要一个中央银行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lets-have-a-financial-crisis-first-we-need-a-central-bank-october-07-2019-2/

[2] The Richest Man in the World

[2] 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9293/

[3] Americans and Automobiles: Capitalism and Propaganda

[3] 美国人与汽车:资本主义与宣传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7243/

[4] The Richest Man in the World

[4] 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9293/

[5] Nations Built on Lies – Volume 1 – How the US Became Rich; Part 5 — Asset Theft and Financial Crimes

[5] 建立在谎言之上的国家——第1卷——美国如何变得富有;第5部分-资产盗窃和金融信贷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wp-content/uploads/2022/10/ENGLISH-NATIONS-BUILT-ON-LIES-VOLUME-1-How-the-US-Became-Rich.pdf

[6] Citibank- The Great Gold Robbery

[6] 花旗银行-黄金大盗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en-larry-romanoff-citibank-the-great-gold-robbery-july-07-2021/

[7] The Jewish Declaration of War on Germany — The Economic Boycott of 1933

[7] 犹太人对德国宣战——1933年的经济抵制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9836/

[8] War Is a Racket, by Gen. Smedley Butler

[8] 《战争是一架架》,作者:史沫特利·布将军
https://ia904706.us.archive.org/5/items/WarIsARacket/WarIsARacket.pdf

[9] The Attempted 1933 Jewish Fascist Coup in America

[9] 1933年美国犹太法西斯政变未遂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politics/9962/

[10] The McCormack-Dickstein Committee (1934-1935)

[10] 麦科马克-迪克斯坦委员会(1934-1935)
http://coat.ncf.ca/our_magazine/links/53/committee.html

[11]The Plot to Overthrow FDR :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1] 推翻FDR的阴谋:政府印刷
https://ia800408.us.archive.org/14/items/McCormackDicksteinCommittee/McCormack-Dickstein_Committee.pdf

[12] McCormack-Dickstein Committee – The Plot to Overthrow FDR :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2] McCormack Dickstein委员会-推翻FDR的阴谋:政府印刷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wp-content/uploads/2023/02/McCormack-Dickstein-Committee-Wikisource-the-free-online-library.pdf

[13] BBC Radio 4 – Document, The White House Coup, 1933 (27 minute podcast)

[13] BBC广播4–文件,1933年白宫政变(27分钟播客)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b007tbs0

[14] Bernays and Propaganda、

[14]布尔内斯和宣传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wp-content/uploads/2022/10/BERNAYS-AND-PROPAGANDA-.pdf

[15] High Treason released on Sept 9, 1929:

[15] 1929年9月9日发布的《叛国罪》: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High_Treason_(1929_British_film)

[16] Men Must Fight, relea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on Feb 17, 1933

[16] 《男人必须战斗》,1933年2月17日在美国上映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Men_Must_Fight

[17] Things to Come released on February 20, 1936:

[17] 《未来》于1936年2月20日发行: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Things_to_Come

 

 

Copyright © Larry Romanoff, Blue Moon of Shanghai, Moon of Shanghai, 2023